首页 成长/校园小说 全部 漫画 童话故事 日韩 贴纸游戏书 侦探/冒险小说 经典名著少儿版 百科 幻想小说 卡通

开封志怪(全三册)

  •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 下载次数:7424
  • 书籍类型:Epub+Txt+pdf+mobi
  • 发布日期:2017-01-17
  • 连载状态:全集
  • 书籍作者:尾鱼
  • 图书编号:9787555234920
  • 运行环境:pc/安卓/iPhone/iPad/Kindle/平板

编辑推荐


人间有法,鬼蜮有道。
熙熙攘攘的众生相,正在此上演。

★ 尾鱼首部未改名简体出版作品,全书足本无删节。

★ 各大微博推书账号、小说论坛、微信、媒体、知名书评人热荐,读者口口相传,开创口碑记录。《盗墓笔记》《鬼吹灯》后,开启奇情悬疑小说全新时代。尾鱼四部代表作《开封志怪》《怨气撞铃》《半妖司藤》《七根凶简》已成热门话题,持续升温。

★ 收录两则全新番外&三篇独家小彩蛋。

★ 力邀著名画师,《画壁》《鬼吹灯》《四大名捕》等电影的美术设计师张渔执笔封面;微博爆红“无脸人”流派创始人呼葱觅蒜执笔内页插画。

★ 影视版权已售,敬请期待。


悦读纪【珠玑录】系列经典推荐:
《司藤》:司藤,1910年精变于西南,原身白藤,俗唤鬼索,有毒、善绞、性狠辣,同类相杀。亦名妖杀,风头一时无两,逢敌从无败绩。妖门切齿,道门色变,幸甚1946年,天师丘山镇杀司藤于沪,沥其血,烧尸扬灰,永绝此患。
《玉昭词》:他以一双手搅弄朝堂风云,一颗心算尽天下阴诡,她问他:“在相爷眼中,到底是荣华富贵重要,还是黎民苍生重要?”“你,你*重要。”

即将上市——
《华音流韶·典藏版》《青崖白鹿记·典藏版》《只因暮色难寻》

 

目录

【上卷】
引子
第一章细花流与端木翠
第二章镜妖
第三章人偶娃娃
第四章六指
第五章红线
第六章蚊蚋
第七章蛇羹
第八章梳妆台
第九章状书
第十章细花流新主
第十一章落发
第十二章瀛洲图
第十三章惊变
第十四章恶疾
第十五章地下三丈三

【中卷】
第一章人间冥道
第二章温孤苇余
第三章初至沉渊
第四章是邪非邪
第五章水落石出
第六章旦夕惊变
第七章魂兮归来

【下卷】
第一章嫁衣
第二章春情劫
第三章皇城魇
第四章青花记事
第五章买路钱
第六章生死盘
第七章天上人间
第八章风雪同路
番外一 小青花的枕下日志
番外二 好事近
番外三 雨霖铃
番外四 岁月静好
独家番外 冥市

作者简介

尾鱼,热衷一切奇思怪想的轶闻,相信世界的玄妙大过眼睛,热爱旅行,尤喜探险,身体跨越不了的险境,就是笔下故事开始的地方。
代表作:《开封志怪》《怨气撞铃》《半妖司藤》《七根凶简》
微博:@行走的一尾鱼

下载地址

部分章节

引子
甫进书房,便看见耷拉着脑袋的张龙、赵虎。
展昭心中咯噔一声。
若没记错,张龙、赵虎今日是奉了包大人之命,去拘拿锦绣布庄双尸命案的主凶白雪仙。
如此垂头丧气,一定是无功而返。
果然,张龙眼皮子抬了抬,嘟囔出一句牢骚:“论理是我们先到,细花流的人比我们到得晚……”
是你们先到,你们先到一时三刻也好,先到三年五载也好,细花流的人只要鼻子轻轻哼上一哼,你们再心不甘情不愿,也要把嫌犯交到他们手上。
展昭无奈地笑:“那么,算是结案了?”
“结案了。”公孙策点头。
众人的目光转向包拯。
包拯将案前摊开的卷宗拂到一旁:“结案。”
越两日,锦绣布庄双尸命案告破,据开封府放出的消息,主凶白雪仙公然拒捕,打伤多名衙役,被四品带刀护卫展昭毙于剑下,当场血溅七步。

第一章 细花流与端木翠
照例,是要巡街。
一条街,又一条街,有的人悠哉,有的人忙碌。悠哉的人抬起头,堆着满满的笑,恭敬地称一声:“展大人。”
忙碌的人依然忙碌,并不知道那个忽然过来帮一把手的人就是开封府的展护卫。
都说巡街是苦差,展昭看来,却是再悠闲不过的事情了。
见惯了刀光剑影、横死暴卒,忽然间能如此悠游地放缓步子,在天光渐去暮色泛起的时分,行走于长街里巷,哪怕听到的是夫妻口角,闻到的是饭生菜焦,胸中亦有淡淡暖意。
这些烦恼琐碎,却是很多人毕生的难以企及。
转过一条街,街中的万花楼门口围了一大堆人,隐隐有争执之声。
展昭与张龙、赵虎互递了个眼色,快步过去。
争闹的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公子,手里捏着两张银票,一张脸憋得通红:“说好了两百两银子让我赎翠玉,我凑足了银子,你们又交不出人来,当爷是供你们消遣的吗?”
半老徐娘的老鸨,一张脸涂得煞白,一开口说话白粉便扑簌簌掉落:“不敢欺瞒张公子,那翠玉确是离开了万花楼呀。”
“胡说!”张公子眼睛一瞪,声音提高了八度,“你定是看李公子出的银子多,把翠玉偷偷许了李家。今日你交不出人来,我就拆了你的万花楼。”
张公子身后的一干恶仆闻言立刻撸起袖子,露出一副穷凶极恶的神色来。
老鸨为难至极。
张公子继续威逼利诱:“翠玉说好了要在万花楼等我,怎么会不辞而别?妈妈收了李公子的好处,一起来诓我不成?”
老鸨还是不开口。
张公子眼睛又是一瞪:“给我砸!”
众恶仆喏的一声,兴高采烈,围观的人群鼓噪有声,展昭觉得,也许是时候出手了。
忽然,老鸨尖细的嗓音飙起,飙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是细花流,细花流的人带走了翠玉!”
张公子张了张嘴,似乎没听明白:“你说什么?”
“是细花流。”老鸨气势汹汹,“有种的去找细花流,找端木翠,莫在我这里逞英雄。”
人群中嘘声一片。
张公子忽然觉得很没面子。
“找就找。”张公子拍着胸脯说,“你们怕那端木翠,我可不怕。”
人群中又是嘘声一片,紧接着四下而散。
“你们别走啊。”张公子着急,“我真的敢,我这就去砸了端木翠的家,你们别走啊。”
有一个仆人看不下去了,拽拽张公子的衣袖:“公子,听说开封府都让着细花流三分……时辰不早了,该回去了。”
“回去什么回去?”张公子瞪那人。他眼睛本就不大,偏喜欢瞪眼睛,瞪得眼角生疼,“我这就去找端木翠,我这就去找她理论。”
说着转身大踏步地离开,走了一段路回头看看,那些个誓死效忠的仆从一个都没跟上来。
“你们都不要跟来,”张公子自找台阶下,“我自己去找端木翠。”
“他死定了。”展昭忽然拍了拍一个仆从的肩膀。
那仆从如丧考妣地点点头,然后抬头看是谁如此胆大直言。
“展……展……”仆从结巴。
“我叫展昭,不叫展展。”展昭又拍拍他的肩,“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把你们那不知死的公子给追回来。”
行了两步,又回过头:“当然,也可能给你们追回来一个死的。”

***

看情形,张公子是真的很生气。
这一点可以从他走路的姿势分析出来——他走路的时候,双脚重重地踏在地上,双臂很是夸张地左摆右摆,有一段时间,由于节奏掌握得不好,导致同手同脚。
展昭不疾不徐地跟在他后面丈余远,张公子察觉之后,很是挑衅地回头:“展昭,我要去砸了端木翠的家,你敢吗?”
“展昭不敢。”展昭老老实实地回答,同时由张公子喷出的酒气,悟出了张公子如此无畏无惧的原因。
酒壮庸人胆,展昭心想,古人诚不我欺。
端木翠的家,在西郊十里的山脚下,依山傍水,很是清幽。越过一座木桥,便是端木翠的草庐小院,自篱笆门看进去,与普通的农家小院也无甚不同,只是收拾得分外干净些。
“端木翠,”张公子双手抓住篱笆门乱撼,“你把翠玉藏到哪里去了,端木翠?”
回头又欲与展昭说些什么,这才发现展昭还远远地站在木桥的另一头。“你怎么不过来?”张公子纳闷。
为什么不过来,这当然是包拯的吩咐。
——背倚青石靠,细流绕柳腰,非是主人引,不过端木桥。
又不是吃饱了撑的,谁要去招惹身为细花流之主的端木翠?
张公子笑他:“展昭,都说你是御猫,我看你是胆小如鼠。”
展昭笑笑:“这话你说与我听也就算了,千万别在白玉堂面前说。”
话音未落,张公子忽然用右手抓住左手,张皇大叫:“咬我……这篱笆门咬我!”
谁叫你好死不死,去抓端木翠的篱笆门?传闻中细花流以机巧冠绝天下,不要说做出会咬人的门,就算是会吃人的门也不奇怪。
“真的是咬我,我明明看见一张嘴,咦,怎么就不见了?”张公子揉揉眼睛,如陷云里雾里。
说话间,一个碧色罗衣的窈窕女子含笑自屋内而出。
张公子立刻又想起翠玉的事情来:“你是端木翠?”
“是啊,”端木翠笑笑,“你是来找翠玉的?”
“翠玉果然在你这儿。”张公子火起,“你为什么要抓她?”
“你想知道,自己进来问她啊。”端木翠打开门。
张公子哼一声,脑袋仰得老高,下巴对着端木翠的脸。
端木翠笑嘻嘻的,也不生气,又招呼展昭:“展大人也一起进来吧。”
展昭吁一口气,这才过桥。
进屋围桌坐下,张公子东张西望:“翠玉呢?”
“还在涂脂抹粉吧。”端木翠说,“总不能蓬头垢面地与公子相见啊。”
张公子露出得意之色。
“有一句话我想当面问过公子,公子对翠玉可是真心?”
张公子眼睛一瞪,把胸脯拍得嘭嘭响:“此心可昭日月。”
张公子真的很喜欢瞪眼睛,也真的很喜欢拍胸脯。
“可是,”端木翠现出忧郁的神色来,“女子以色事人,终不能长久,万一翠玉将来年老色衰……”
“我是如此肤浅之人吗?”张公子又瞪了一下眼睛。
“原来如此……”端木翠别有深意地拉长了音调,“既如此,我便放心了。张公子说过什么,自己需得记得,切莫出尔反尔,伤了翠玉的心啊。”
“那是自然。”张公子满口应允。
端木翠又看展昭:“展大人的胆色如何?”
“勉强说得过去。”
“那便好,待会儿如有变故……”
“展某自会应付。”
端木翠讳莫如深地一笑。
如有变故?会有什么变故?
端木翠适才的话似有所指,莫非这翠玉,并不是张公子想象中的貌美娇妍?否则,端木翠为什么一再要张公子表明“并非为了容貌”而爱上翠玉?
思忖间,内间丝竹之声渐起,曼妙宛然。伴随着丝竹之声,一个盛装美貌女子自内屋款款而出。
张公子激动不已,霍地站起身迎上去,握住那女子双手:“翠玉。”
翠玉低首一笑,娇羞无限,甩开张公子双手,就着丝竹之声,在方丈之地翩然起舞。
张公子看得双眼发直,痴痴退回桌边坐下,目不转睛地追随着翠玉的一颦一笑,飘飘然不知身在何处了。
展昭看看翠玉又看看张公子,浑然不明白端木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端木翠只是微微一笑,示意展昭留意翠玉。
展昭又看了片刻,渐渐看出了些许端倪。
这翠玉甫一露面,确是千娇百媚、楚楚动人,只是渐歌渐舞之间,容颜愈显怪异,却又说不出怪异在哪儿。电光石火之间,展昭蓦地了然:翠玉老了。
眼前的翠玉,虽然体态娇妍,然而眉目之间,已缀上细络纹路,似乎已经老了十岁。
展昭骇然,看向端木翠时,端木翠知他已看出究竟,微微点头。那张公子犹自不知,依然陶醉在翠玉的曼妙舞姿之中。
再过得片刻,张公子的脸色渐渐变了,身子也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翠玉实在是老得太厉害了。
她的眼皮下耷,两颊深深地陷了进去,脸色由白嫩红润转为干瘪蜡黄,背渐渐佝偻下去,头发亦有了苍色。
张公子的额头冒出颗颗冷汗,忽地大叫一声,向着门外狂奔而去。哪知端木翠的动作更快,起落之间便将张公子的胳膊扣住,冷笑道:“张公子,你莫忘记答应过我什么,眼前之人,可是要与你举案齐眉的娘子。”
张公子喉头嗬嗬有声,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翠玉忽地咧嘴一笑,原先的扁贝玉齿变作了黄黑相间的松动老牙,稀疏的牙齿之间,露出猩红牙肉来。
张公子再也忍不住,惨叫一声,扯破了半幅衣袖,连滚带爬,夺门而去。
端木翠哈哈大笑,忽地看向翠玉:“孽畜,还不现形!”
话音刚落,翠玉身上的衣服裂帛而飞。展昭再看时,哪里还有翠玉的半分影子,分明是一个身高不及两尺,弓腰缩背的干瘪老太。头上只剩几缕白发,指甲弯曲细长,周身皱纹堆叠,竟说不清她已有多老了。
展昭倒吸一口凉气。那东西忽地伸出舌头,在嘴周遭舔了一舔,昂首嗷叫片刻,旋即如同兽一般窜进了内屋。
丝竹之声立止,内室杳无声息,方才所现,竟恍如一梦。
良久,展昭才道:“端木姑娘,这不会只是细花流的易容术吧?”
端木翠笑道:“什么易容术,这是一只活了四百多年的魑。”
展昭骇然。
端木翠哧哧而笑:“人间有法,鬼蜮有道。开封府掌世间法理,细花流收人间鬼怪,展大人,现在你可明白?”
展昭沉默良久。
难怪跟细花流有关的案子,包大人总是不再追审。所谓魑魅魍魉妖魔精怪,他一直以为只是志怪之说,没想到今日会亲眼得见。
端木翠笑道:“人老化鬼,物老成精,这世上,本就是人妖共存。展大人见多了人就觉得世间无妖,那妖见多了妖岂不也觉得世上无人,唯妖是尊吗?”
展昭默然。
端木翠又道:“这道理并不难解,你是聪明人,包大人能明白,你也一定能明白。”
“包大人?”
“细花流多次从开封府手中带走人犯,依包大人的性子,不问得清楚,怎么会干休?”
见展昭仍有迷惘之色,端木翠心中微哂,又道:“一时半刻你未必能了解,不过无妨,以后互通往来,你自然明白。”
“互通……往来?”
“包大人让我请你进端木草庐,你不会真当只为看魑戏吧?”端木翠嫣然一笑,“今日点到即止,展大人请回吧。”
“那展某不叨扰了。”展昭起身离去,行至门口忽又回转,“适才张公子曾说被篱笆门咬了一口,又说曾看见一张嘴……”
“还是那句话,物老成精。”端木翠意味深长地笑。
端木翠笑得很美,展昭却被她笑得遍体生寒,再看那院中,一草一木,一帚一箕,都似窃窃私语,成了活物。
你让展昭自己走出去,他当真心头发怵。
“非是主人引,不过端木桥。”展昭尴尬,“烦请姑娘引路。”
面对江洋巨匪山泽悍盗也不曾退却半步的展昭,向着满目精怪,禁不住毛骨悚然。
还要互通往来?罢了罢了,人间有法鬼蜮有道,人鬼殊途,还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好。

短评

  • 谢谷艾 2016-06-13

    开始略显生涩,但故事渐渐开始有趣

  • 西山 2016-05-30

    平淡而美。不矫情不低迷。

  • 君子凉 2016-05-29

    这本真是甜甜甜!展昭太暖!

  • 旅行者二号 2016-08-12

    阴阳师的故事模式,只是加重了言情的比重,情感描绘笔力不错,读至结局如饮姜茶,暖的很。

  • 今夕 2016-07-02

    四星。展昭都能塑造出这么苏苏苏的角色。尾鱼的书好奇怪,最喜欢的人设是季棠棠跟岳峰,觉得写的最好是司藤,开封志怪最有意思都舍不得看完,倒是凶简不特别喜欢。沉渊那段好喜欢,就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公孙先生好萌!虽然不是端木姑娘,还是分分钟希望有个展昭!

书评

花仙纸露露
花仙纸露露 (←晨间剧女主角) 

多久没有这么喜欢一本书了,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在公众号推荐书目是很有风险的一件事情。影视剧虽说也是个人口味的东西,但传播力度终究是比书本来的普及,再加上演员颜值上得了台面,剧本逻辑不要太离奇,终究.........

2016-06-02 15:11     3/3有用
紫琳秋
紫琳秋  

喜欢尾鱼就是从《开封志怪》开始的。整个故事就是从一件案子开始的,整篇下来都有些侦探悬疑的味道,但是各种不同的疑案都是载体,真正在不断变化发展的,是真情。这里的真情,有友情、也有爱情。端木翠作为神仙.........

2016-08-22 15:29     1/1有用
醉挽
醉挽  

这个展昭呢 一而贯之的,不是深情,是理性 这理性不是克己,恰恰相反,这理性是: 世事如此,那便尽我所能 这十个字的境界,高出那些睾丸酮超标动不动就要把日月换上新天的人不知道多少倍 人间冤案千百......... (1回应)

2016-09-10 23:21    
小小
小小  

一个个志怪故事,串着一段段或遗憾或圆满的爱恋 志,怪 志怪,记录怪异,有仙,有鬼,有妖 仙 似乎中国对于修仙的推崇,源于道家。道家.........

2016-08-18 09:12    
三三三好
三三三好  

第一次,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看的同人小说,刚开始还是排斥的但是出于对尾鱼执着强烈的爱看下来了,然后很庆幸没有因为同人弃文,全文很轻松基调幽默,展昭温柔斯文总之各种好啊,不一定男主就非要是霸道总裁非女主.........

2016-06-14 19:30    

标签

笔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