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成长/校园小说 全部 漫画 童话故事 日韩 贴纸游戏书 侦探/冒险小说 经典名著少儿版 百科 幻想小说 卡通

萌你所爱(90后倔强的爱情,大学里的怦然心动。不是不爱,只想让你低头,哪怕为了吻我)

  •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 下载次数:2374
  • 书籍类型:Epub+Txt+pdf+mobi
  • 发布日期:2017-01-18
  • 连载状态:全集
  • 书籍作者:楚水盈盈
  • 图书编号:9787512420687
  • 运行环境:pc/安卓/iPhone/iPad/Kindle/平板

目录

第一章 对你有一点动心/ 001

第二章 打篮球的少年会发光/ 017

第三章 你知道吗?人生只有三万天/ 031

第四章 最黯淡的星光/ 043

第五章 最安全的距离/ 056

第六章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070

第七章 秘密不可说/ 083

第八章 永不到来的“明天”/ 096

第九章 尘埃里的花/ 109

第十章 这是我的底线/ 122

第十一章 穿错了公主裙的灰姑娘/ 134

第十二章   “对不起简单,我累了。”/ 147

第十三章 故地重游?不如说物是人非/ 159

第十四章 我要和你公平竞争/ 168

第十五章  “你有没有想过,简单喜欢你?”/ 181

第十六章 喜欢一个人才会变得幼稚/ 194

第十七章  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 205

第十八章 我想放过我自己/ 216

第十九章 和幸福有关的那些事/ 227

作者简介

楚水盈盈,神秘影视策划人,出版圈影视圈处处留有她的身影,却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真身。常在夜晚出没,永远处在青春期的大龄女青年。是一只有爱情洁癖的摩羯。

下载地址

部分章节

第一章  对你有一点动心

九月初,空气中还残留着夏天的味道。阳光从密密麻麻的树叶缝隙里透下来,形成斑驳的树影。偶尔的一阵清风,让人想抓住,却并不尽如人意。

开学季,学校里除了新生的各种欢声笑语,更多的是忙碌的家长,有些甚至是三个家长送一个新生。

苏青看着这个情景,微微笑了笑。

她算是另类,倚仗着对学校的熟悉,自己早早把行李弄好,报到、交钱、领书本、整理寝室;不只是避开了人群,更多的是避开了那些家长的大呼小叫。

苏青出来的时候,隔壁寝室正在吵闹着,中年女人在指示中年男人:“把这个给刘米搬上去。刘米,你别动,要命的沉哦,要你爸爸来。”

苏青看着其他人忙得满头大汗,自己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只能出来四处走走。

 

林沫沫拉了她一下:“苏青,走那么快干吗?你说你,自己来报到,现在又特立独行地一个人出去,难道北方的女孩子都这样飒爽吗?你好man,我觉得好喜欢你哦。”

林沫沫是典型的南方女孩,面容清秀,说话的时候声音糯糯的,听起来十分舒服。她刚才看苏青出来,急乎乎就跟了出来。

苏青并不讨厌林沫沫,对于她的热情和故作夸张的语调倒觉得有些好笑,“我家离学校挺近,再说,这么点事儿,自己完全可以搞定。”说完,她故作夸张地拍拍自己的肩膀:“还够雄壮吧?”

林沫沫捂脸轻笑:“去你的。”

两个女孩笑成一团,年少的友谊总是来得又快又直接。

 

苏青的学校坐落在北四环,相比外面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学校成了一片净土。大学对苏青来说,没有太多的憧憬,虽然她喜欢大学的安静,喜欢路上遇见的每个人都有一张纯净的面孔。对别人而言,大学里可以谈几场浪漫的恋爱,或者长相厮守,或者劳燕分飞,但是这些对苏青没有什么吸引力,她是来学习的,或者说,她是来感受妈妈嘴里的大世界的。

妈妈曾经对苏青说:“世界很大,但是这种大和你需要的大是完全不同的,你需要走很多的路、读很多的书、受很多的挫折,才会知道你所需要的那种世界的大。”

苏青听得似懂非懂,但是她每次看到妈妈虽然疲惫但却坚毅和平和的目光时,她知道,她就是要做这样的人。

苏青和林沫沫两个人一边逛着校园,一边熟悉各个食堂和操场,身为本地人,苏青对学校非常熟悉,但身旁的林沫沫却是各种惊呼不断。

两人有说有笑地往外走,到了校门口的时候,发现人群中出现了一阵骚动。

“哇,好帅!”

“真的哎,是新来的同学吗?”

“那个男孩子,长得好像启明组合(下文简称启明)里的伯贤……”

苏青和林沫沫都不是八卦的人,不过听到启明这个名字的时候,苏青顿住了脚步。

在同龄人疯狂追星的时候,苏青也不例外,也有自己喜欢的偶像,那就是启明。虽然谈不上痴迷,但是启明每次出的专辑苏青都会买,苏青喜欢他们的简单,他们的才华,而且他们的眼里有苏青喜欢的那种空灵,他们看着天空时带给他人一种远方的感觉。

后来启明越来越火,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曾经默默无闻的他们。对此,苏青有种很复杂的感觉,一边为他们受欢迎感到高兴,一边又有种自己默默珍藏的宝贝被人偷了的心痛感。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即使永远都得不到,靠近不了,但是私下里,还是有希望他能一辈子都只属于自己的小心思,苏青就是这样。

现在,当这个让苏青心动的名字又一次从别人的嘴里蹦出来的时候,苏青不由得放慢了脚步,有些好奇地往风暴的中心看过去。

周围一直有人在嚷嚷,人群变得十分拥挤,挽着苏青手的林沫沫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苏青只能一边找着沫沫的身影,一边随着人群朝着风暴中心走去。

林沫沫不知道自己挽着的苏青的手何时变成了一个男孩子的手臂,以至于被人群推拉的时候,还扯了一下那个男生的手臂。

“苏青,你怎……啊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林沫沫反应过来,对着旁边无辜的男孩子连声道歉,说完还下意识地吐了吐舌头。男生好脾气地朝她笑了笑:“没关系。”

林沫沫也笑了,男孩看了她一眼,林沫沫并没有在意。她到处张望,没过一会儿,就眼尖地发现了风暴中心的苏青。

苏青已经站在了这个有些错愕的新生面前。这个男生五官俊朗,特别是那双眼睛,苏青觉得那是她看到过的最纯净的眼睛了。简单有些诧异,被面前的女生吓了一跳,但在突然出现的陌生人面前,他还是礼貌地保持着微笑,有些疏离但并不冷漠。

“你好,我是苏青,很高兴认识你。”

还没有等简单问,眼前的女孩子就开口了,并伸出了手,摆出一个握手的姿势。

苏青本来就是个大方的人,从来不会在意一些小的细节,但是旁边的人都在窃窃私语。

简单有些犹豫,但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一脸纯真,她的眼眸那么明亮,好像有星星落在她眼睛里一样。简单想了想,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我叫简单,简单的简,简单的单。”

简单握住了苏青的手。

苏青笑笑:“你好像伯贤,我喜欢你的眼睛。”

周围的人哗一下起哄,“我爱的男孩,有世界上最亮的眼眸。”

简单有些尴尬,把手收回:“谢谢你。”

简单的“谢谢你”把苏青从胡思乱想里及时地拉了出来。苏青这才注意到,简单手指修长、指节分明。苏青能想象得到,高中时期的简单就是用这只手握着笔杆,只需要稍微用力,黑色的中性笔就能在他的手上行云流水一般转起来。

“你是刚刚来学校报到吧?”苏青一边问,一边往四周看了看,看到了不远处正在寻找自己的沫沫,招了招手,“沫沫,这儿呢!”

又接了句,“要不要我们做你的向导?”

“苏青,”林沫沫看到苏青和简单在说话,以为两人很熟,脱口而出,“这是你的朋友吧?”

苏青心里本来有些迟疑,看到简单点头,便不再多说。

 

简单以为,苏青的“向导”一说只是随口一提,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彼此还谈不上认识。简单从来不是一个自来熟的人,没想到,苏青一直跟在自己身后。

“简单,这个是教学楼,也是我们缴学费的地方。”

“简单,这个是操场,以后我们上体育课有可能在这里碰面。”

“简单,这个是一食堂,听学长们说这个食堂的饭菜一般般,所以还是不要到这里来吃了。”

苏青喜欢喊简单的名字,当这两个字从她自己嘴里蹦出来时,她就像吃了一颗甜甜的棒棒糖一样。简单、简单、简单……是啊,简单,就这么简简单单,苏青十分肯定,这个叫简单的男孩子,简简单单地就闯入了自己的世界。

半小时以前,林沫沫有事先走了,简单以为苏青也会跟着沫沫一起离开,没想到她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并且快到自己住的地方了,苏青也丝毫没有止步的意思,看来今天她的“导游”一职当得尽心尽力。

也难怪,刚刚开学,男生寝室门口有很多人进进出出,有些是父母陪着看寝室环境的;有些则是姐姐或者妹妹,帮着拎一下东西。所以,苏青出现在这里,一点都不违和,也难怪苏青根本没有意识到不妥。

看到苏青准备往上走,简单不懂这个女孩心里在想什么,连忙客气地婉拒道:“苏青,今天谢谢你啊!不过这里是男生寝室……”

简单不想再让苏青跟着,又怕自己说的话会伤到这个热心的女孩。

没想到,苏青却会错了他的意。她扬起手中的出入证,朝简单得意地一笑:“没事,我有这个!”

简单还没有来得及想第二个借口,就见苏青和寝室阿姨打了声招呼,轻轻巧巧地就知道了简单的寝室号码。

苏青自顾自地上楼,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简单的表情。事实上,苏青也没有想过有什么不妥,她的脸上完全是一副“跟着我走准没错”的女主人的样子。

刚刚开学,男生寝室人进人出,显得有些乱,苏青穿过人来人往的走廊,一个寝室一个寝室地找了过去。

“你们好呀!”

简单的室友都到齐了,寝室里大家的东西这会儿都乱糟糟的堆成一团,也没有人去整理。刚刚进大学,男生们对室友的关注度比较高。大家正在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和自我介绍,忽然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明显把他们吓了一跳。只见门口的姑娘马尾辫晃动,带着一张爬楼爬得有些涨红的脸,不是苏青又是谁?

大家看到了站在苏青身后有些尴尬的简单,毕竟不太熟,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离门最近的李奇最先反应过来,朝苏青打了个招呼,同时不忘揶揄简单:“哟,简单,还不向我们介绍一下,这位小妹妹是谁啊?说出去一趟,倒是带回来一个林妹妹!”

李奇是604寝室的活跃分子,因为名字和大名鼎鼎的“米奇”有点像,所以经常被人错喊,每到这时候李奇总会严肃地纠正他们:“我是个爷们,纯的,米奇是什么鬼?”

大家被李奇揶揄简单的这句“林妹妹”逗笑了,简单有些尴尬,也不知道怎么接话。

李奇这么一调侃,反而打开了苏青的话匣子,两个人从学校的建校开始聊,聊到系里的师哥师姐们,简单的其他室友也时不时插一句嘴,苏青一下子就和简单的室友们聊得火热。

简单的床上放着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被褥、衣物,他在家里从来没有做过这些,所以有些无所适从。苏青和李奇他们聊得正开心,简单也不好意思让室友搭把手帮下忙。

看出了简单眼里的苦恼,苏青二话不说就开始帮他收拾。在简单室友们的一片惊叹声中,苏青利索地做完了一切,全然没有发现周围人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对劲。

苏青觉得帮同学做这些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在家里为妈妈煎一个鸡蛋,为姐姐洗一件衣服,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因为对一个人有着强烈的好感,所以苏青自然而然迸发出一种“希望把最好的给他”的心态。

不过,简单可不这么想:如果说最开始室友的调侃只是个开端的话,苏青后来做的事情就有点让自己难堪了。收拾衣服、叠被子,苏青做的这些事情多容易让人误会。无缘无故和一个女孩子被人开莫名其妙的玩笑,而且这个女孩子还全然不觉,在十八年的人生中,简单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

“简单,你在想什么呢?”

苏青见简单在发呆,伸出手在简单面前晃了晃。看到苏青关心的神色,简单硬生生地把自己原本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没……没想什么,那个……谢谢你啊!”

“嘿嘿,没关系啦!”苏青心里小小地骄傲了一下。

一整天,简单都不得不和苏青在一起。在苏青的介绍下,简单大致了解了学校的一些情况,在被问到关于自己的事情的时候,简单回答得很含糊,不愿意多说。

快要分开的时候,简单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一整天苏青带他几乎把学校周围的情况都熟悉了一遍。苏青对简单的这种莫名的熟稔让他觉得很不舒服,感觉有种莫名的压力压在身上。

“简单”,苏青喊。

简单看着眼前的女孩子,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天气太热,或是刚刚走太多路的原因,她的脸竟然微微有些红。他犹豫,想告诉她以后不要这样了,别人看到了会误会他们的。

苏青一只手绞着自己的衣角,另外一只手紧张得不知道放在哪里。看着眼前的男生一脸疑惑的样子,苏青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阳光晒后的空气让人有种慵懒的感觉,夜幕已经降临,风从四周吹过来。苏青的发丝被风吹乱,用手抚着发丝的一瞬间,苏青突然有了勇气。

“我喜欢你,简单。我喜欢你。”

简单正在发呆,被这句突如其来的告白吓了一跳,眼前的女孩却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跑开了。要不是听到了那四个字,简单都要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一般的女孩,哪有第一天认识的时候,就跟人家表白的。

苏青一路小跑回了寝室。刚到寝室,林沫沫就好奇地凑上来:“苏青,你怎么啦?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那个男生是你的同学吗?”

不提简单还好,一提简单,苏青的心又开始“扑通扑通”地跳了。她觉得这一天都像做梦一样,简单的声音和笑起来的样子,吃饭碰到不喜欢吃的青椒时微微皱起的眉头,还有对她伸出的好看的手,以及听到那句“我喜欢你”时候的表情……

苏青没有认真看简单的表情,只能在心里暗暗揣测,久久无法入眠。

 

为期一个月的大学军训如约而至。简单和苏青同在一个学院,不是一个班。军训是男女分开训练,而且在不同的场地。接下来的几天,苏青都忙着为即将到来的军训作准备,没有再见过简单,偶尔想起他,内心总会泛起点点涟漪。难道简单和自己只是彼此生命中的匆匆过客?苏青每每想到过客,总是摇摇头。

军训开始,每个人都如同经历一场“生死劫”。连续三天都有中暑晕倒的女生,连教官都慨叹,现在的学生怎么都像林黛玉一样。苏青体质好,这得感谢她爸爸。她爸爸是个大学老师,对孩子要求严格,尤其是体质。

苏青成了整个班级的救护队员,名声甚至远播到系里。林沫沫总是打趣她,“你真是条汉子。”

苏青没有想到,她和简单的第二次交集来得这么快。

“苏青,快来,这有个晕倒的。真是奇怪啊,连男生都开始柔弱了吗?”教官正蹲在一个人的身边,用冷毛巾给他敷脸。

苏青急急跑过去,嘟囔着:“这军训结束,我看我都得晕倒。”当她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个人时,有些吃惊,“简单?”

“你快点吧,我知道很简单。”教官有些着急。

“来了。”苏青毫不犹豫地伸出手。

 

简单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苏青那张放大的脸。简单吓了一跳。

简单突然睁开眼睛,把苏青也吓了一跳。见他没有大碍,于是大大方方地说:“你醒了啊,你还真是弱,以后我来保护你好了。”

简单打量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校医务室里。脑袋昏昏沉沉,额头上搭着一条冷毛巾。简单伸出手,下意识地要拿掉毛巾。

苏青见状,急忙阻止,“别!”却不想,手指不小心碰到了简单的手指,凉意从简单的手指触电一般传到了苏青的指尖,只一瞬间,苏青羞得缩回手,刚刚那股豪气瞬间不见了踪影。

简单看着眼前的女生前一秒还是一副要照顾他的样子,下一秒就变得有些拘谨,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他还是礼貌地说:“刚刚谢谢你啊!”

苏青朝简单欣慰地一笑,正好教官进来看望中暑的学生,看到简单脸色比起之前好了一些,便放下心来。

“简单?”教官看了看简单的学生证,沉吟了一会儿,“这样吧,你今天晚上先好好休息,等身体没有大碍了再军训。”

教官对苏青说:“苏青,帮着照顾一下伤员。”

“是!”苏青调皮地敬了一个军礼。

晚上,气温降了下来,褪去了白天的燥热,整个城市都被一种温柔的气息笼罩着。远处操场上传来军训有节奏的“一二一”,学生们偶尔的哄笑和说话声像雾气一般在宁静的夜里散开来。

在教官的安排下,简单并没有回到方队继续训练,苏青陪着简单。校医务室没有其他人,两个就这么沉默着。突然,苏青建议道:“听说今晚有狮子座流星雨,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

简单没有拒绝。

二十分钟后,两个人来到学校附近一处荒废的工地。听说这里本来准备建一个大的加工厂,后来因为资金不到位,就不了了之,于是便有了这么一片空地。

空地四周都是杂草,还堆了一些废弃的建筑材料,虽然环境很一般,路灯离得也远,但是不得不说这里视线很宽阔,远离了霓虹灯环绕的都市,抬头看天空的时候,能看见绸缎一样的夜幕中零落的星星像碎钻一般精致。

苏青从包里拿出一袋肉干,四处张望着什么。不一会儿,草丛中钻出一条小狗,朝着苏青欢快地摇着尾巴。

苏青将肉干掰碎,然后一点一点地喂给小狗吃。

“你经常来这儿?”

简单看着眼前的苏青,有些好奇。

“恩……也不是经常,最近来得少了……”苏青喂着小狗,不时地用手揉揉小狗的毛。

“你很喜欢小狗吗?”简单伸手摸了摸小狗。

苏青看简单摸小狗的样子,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想了想,问简单:“你知道有个组合叫启明吗?”

简单不但知道,更是启明的半个死忠粉。不过这件事情他很少向别人提起,听到苏青这样问,他倒是抬起了头,“嗯?”

苏青自顾自地说:“我喜欢的偶像也会在工作之余照顾流浪狗呢。他可是一个非常棒的idol,唱歌跳舞也棒,又有同情心和责任感。久而久之,我就被他感染了,碰到流浪猫、流浪狗什么的也会爱心泛滥一下……”

“你的偶像,是……伯贤?”

伯贤的爱心和喜欢小动物在圈内是出了名的,听到苏青眉飞色舞的描述,简单忍不住想要确认。

“是啊,”苏青爽朗一笑,“你也喜欢他吗?”

简单没有接话,但是眼神却出卖了他。

苏青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随即又被一种熟悉感取代,有了一个共同的偶像,苏青觉得她和简单的距离变近了。可是明明简单什么话都没有说。

“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约着一起去看他的演唱会。”苏青笑眯眯地说。

谁说年少的时光太匆忙,来不及品尝就已经默默消逝。很多年以后,苏青都还记得这个宁静温馨的夜晚。

那天晚上,狮子座的流星雨没有如约而至。两个傻傻等待流星雨的人,还有在他们脚边低头觅食的小狗,看起来就像是一幅既静谧又生动的油画。

他们谁也想不到,不久以后会发生什么。

第二天,简单和苏青照常军训,只不过教官觉得有些奇怪:身体素质一向很好的苏青,怎么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以后,反而感冒了呢?

 

“啪!”

“苏青,想什么这么出神?”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缘故,苏青的精神并不太好,而且动不动就发呆。

苏青一不留神,教官的目光就扫了过来。苏青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回过神来。

苏青知道自己有些失态,可是自从那天晚上以后,她脑海里便时不时浮现出简单的样子,过一会儿简单青涩的脸又变成伯贤的样子。

苏青以前从来没有喜欢过现实生活里活生生的同龄人,现在对简单的这种感觉让她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男生方队的声音不停地传过来,苏青努力地想要按捺住自己的好奇,眼神却总忍不住瞟过去。

次数多了,连教官都发现了,好奇地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这一看,带着整个方队的女生都顺着教官的目光朝男生方队张望。

“简单,你看,那是苏青吗?”李奇用胳膊捅了捅简单。

简单只一眼,就瞟到了正在挨训的苏青,并不接话。

反而是女生方队里站第一个的女生让他觉得有些眼熟。

简单有轻度的脸盲症,除非是天天能见到这个人,否则在很短时间内,简单根本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这也是简单很少看美剧的原因,在他眼里,所有的外国人都长得一个样子。

李奇却还不放弃:“简单,你和苏青到底是什么关系呀?”

简单还在想那个女生。

“你说第一天她来寝室帮你整理东西也就算了,你中暑居然又是她负责照顾……不过你小子也算有良心,还给她买蛋糕作为答谢……”

李奇说的是前几天为了感谢苏青的照顾,简单为苏青买了一个蛋糕的事儿。那天买蛋糕时,排到简单的时候,最后一块蛋糕被排在前面的一个女生买走了。

那个女孩长得高高瘦瘦,一头长发扎起,看到简单有些失望的样子,主动把自己的蛋糕让给了简单。

李奇的话提醒了简单。

蛋糕?

是她!

简单脑海中突然闪现出那天买蛋糕的情景——马尾辫、白色长裙……原来是她!

这边,苏青正接受着教官苦口婆心的教诲:“你就不能学学你们队的刘米同学吗?站姿正确,态度也认真!”

刘米只是淡淡地看了苏青一眼,又瞟了一眼简单的方向,将身子挺了挺,脸上却露出了微笑。

 

这天训练中途,教官临时开会,所有的学生都在各自的方队活动。苏青正蹲在地上,百无聊赖地拔着脚下的小草,忽然感觉队伍前方有一阵小小的骚动。

“那个,美女,我能要你的电话吗?”

说话的人正是李奇,原来男生那边玩真心话大冒险,输的人要向对面方队中的女生要手机号码,巧的是,第一个被惩罚的就是李奇。

刘米没有理会李奇,过了一会儿,男生那边开始起哄。李奇有些尴尬,压低了声音说:“美女,给个面子行吗?”

苏青在一旁看着李奇,抱着胳膊准备看好戏,没想到一旁的林沫沫看到李奇的样子之后,有些惊讶。

“苏青,你认识那个男生吗?”

“嗯啊,他是简单的室友李奇,怎么了?”

“没……没什么。”林沫沫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李奇的情景,拥挤的人群,林沫沫不小心挽错的手臂,男孩爽朗的笑声。

李奇有些挫败地走回男生方阵,立马得到了惩罚,几个男生合力抱住李奇,用力地朝一旁的大树撞上去,李奇夸张地“嗷呜”一嗓子,惹得女生这边哄笑连连。

第二个受到惩罚的是简单。

简单往女生方队走的时候,就有女生开始窃窃私语了,因为简单的外表真的太出众了。苏青心里有些得意:果然人长得好看,不管穿什么衣服、走到哪里,都是那么引人注目。

苏青俨然已经把简单看成自己的私人物品一般。

不过苏青还是有些紧张,简单会过来要谁的号码呢?不会是自己吧!

不过,简单的选择却让苏青略感意外,虽然对于刘米来说,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上次的蛋糕,谢谢你。”简单有些不好意思,那个蛋糕他一口没吃,还送给了别人。

“你喜欢就好。”刘米甜甜一笑。简单没有告诉她蛋糕好吃,这让她略感失落。

“你也是……”刘米有些好奇,像简单这种男生应该不会参与那种无聊的游戏。不过,简单的话却让刘米感受到眼前这个男生呆萌的一面。

“我本来不想参加的,但是李奇那家伙非要把我供出来,说让我当他的垫背。”简单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我不会为难你的,我来这里,只是想跟你道个谢。”

没想到,刘米却大方地接过简单的手机,往上面输了几个数字,按拨号键,口袋里的手机就“嗡嗡嗡”地响起来了。

简单朝她道了谢,然后一路走回去。男生那边一阵起哄,李奇耷拉着脑袋,大叫:“这个看脸的世界,不公平啊!”

这边,苏青看得眼睛都直了。

刘米和简单站在一起,郎才女貌的样子,简直是天造地设的般配。迷彩服穿在他们身上,并没有一点点的违和,反而衬托出男生的挺拔、女生的纤细。

苏青心里没有一点点的嫉妒,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灰裤子,心想:“同样是军装,怎么别人穿着那么好看呢?”

 

军训期间正好遇上了中秋节。当天下午,教官一反平时的严肃:“看你们这么乖,决定晚上给你们放假,记得穿上你们最漂亮的衣服参加中秋晚会,我们223方队一定要亮瞎其他人的眼睛!”

大家被教官逗得哄堂大笑。

当天晚上,大家都脱掉了单调的军训服,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来参加院里举办的中秋晚会。晚会开始以后,书记想活跃气氛,就临时找了几个男生和女生上台做游戏。

很快,苏青和其他几位同学就一起站到了舞台上,苏青一看,就看到了对面站着的李奇。

游戏的内容很简单,不过是推荐一人出来介绍大家相互认识。苏青在心里默叹一口气,心想:“这算什么游戏”,但是骑虎难下,还是硬着头皮参加了。

负责为大家作介绍的是李奇。

台上一共三个女生五个男生,八个人先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由主持人李奇向台下的观众介绍台上的人。

“第一位美女叫张萌……”李奇自顾自地说,却没想到引得台下一阵哗然。

在这个场合,“美女”二字实在是显得太轻佻了。书记、院长这些老干部都在现场,这两个字从李奇嘴里说出来完全变了一种感觉。苏青连忙在后面提醒,“称呼换成同学!”

“第二位美女……”李奇说顺了嘴,依旧没有改掉称呼。苏青见他这样,恨铁不成钢,“同学,同学啊!”不过这一次,台下的哗然声小了很多,大家似乎都习惯了这样的称呼。

苏青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第三位女同学叫苏青,来自文学院一班……”李奇总算纠正过来了。

可是台下寂静了几秒,随即爆发出了哄笑声。有男生吹起了口哨,还有人开始喝彩。坐在后面的同学中竟然有人站起来朝舞台上张望,想看看这“第三位女同学”究竟长什么样,以至于连主持人都不舍得用“美女”来形容她。

连平时不怎么笑的简单都笑了,他觉得李奇和苏青简直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苏青看着一脸抱歉的李奇,总觉得他是故意的。

中秋晚会并不圆满,开到一半的时候,天公不作美地落起了雨。台上主持人拿着之前备好的演讲稿硬着头皮念:“在这天高气爽、月朗星稀的夜晚,我们齐聚一堂……”

学生在下面毫不留面子地大笑。

一开始还只是淅沥沥的小雨,操场上撑起一朵又一朵的伞花。远远看去,好像一片盛开的花海。不过十分钟以后,雨势渐渐变大,再加上晚会没有硬性观看要求,学生们便慢慢散去。

苏青和林沫沫都没有带伞,两个人只能跑到附近的教学楼下躲雨。教学楼附近已经聚集了不少和她们一样躲雨的人。

早上得知可能会下雨,简单早就带好了雨伞。他和李奇共撑一把伞,正穿过密密麻麻的雨幕,准备回寝室,突然听到有人似乎在喊他:“简单!”

李奇率先发现了苏青。

“你们没带伞?这雨下得够大的。”

四个人只有一把伞,他们在教学楼下等了一会儿,雨势完全没有减小的趋势。有不少人将外套脱下来,在雨里飞快地奔跑。

苏青因为前几天生病了,不敢贸然往雨里冲。沫沫又不合时宜地打了一个哆嗦。

“李奇,要不……你先把沫沫送到寝室,我和简单在这里等雨停?”苏青一只手搂着沫沫,建议道。

苏青和简单最近都生过病,不适合在雨里来回跑。李奇朝苏青点点头,送沫沫回寝室。

简单忍不住瞟了苏青一眼。虽然苏青有时候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骨子里却充满同情心和责任感,从上次喂流浪狗和刚刚的事情中就可以看出来。

想到这里,简单看苏青的眼神变得柔和了一些,对苏青的进一步了解,也大大冲淡了第一次见面时苏青给他带来的唐突感。

雨还在继续下,简单无端地想起了一句歌词:“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和你一起躲雨的屋檐。”不过,他马上就否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因为只过了一会儿,雨势就如苏青预期的那样小了很多。苏青将外套脱下,想披着外套往外冲。

苏青身边突然伸出一双手,只见简单将自己的外套主动递给了苏青,伴随着他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的声音:“你的外套穿着吧,用我的外套挡雨,明天记得还给我。”

苏青还来不及拒绝,简单转身就钻进雨里了。

这天晚上,被窗外淅沥沥的雨声惊扰的,除了苏青,还有林沫沫。李奇送林沫沫回去的时候,半边身子都是湿的,不过李奇丝毫不在意一般,嘱咐沫沫多喝热水,注意保暖。

很快,为期一个月的军训在大家的不舍声中结束了。经历了军训的大检验,分开的时候,苏青对那个“体罚”过她的教官很是不舍。

哪知道,教官反而问她:“你是怕不能每天都看到你的小男朋友,舍不得了吧?”

苏青脸一红,转过身去,迎面撞上了简单干净却带着一丝疑惑的眼神。

军训过后,令人期待的大学生活拉开了序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