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成长/校园小说 全部 漫画 童话故事 日韩 贴纸游戏书 侦探/冒险小说 经典名著少儿版 百科 幻想小说 卡通

猎兽人 1(远古神兽现身现代都市,猎兽人捍卫世间和平!)

  •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 下载次数:4400
  • 书籍类型:Epub+Txt+pdf+mobi
  • 发布日期:2017-01-17
  • 连载状态:全集
  • 书籍作者:快刀
  • 图书编号:9787544172912
  • 运行环境:pc/安卓/iPhone/iPad/Kindle/平板

编辑推荐

1.快刀,渔舟两位跨领域作家共同打造,悬疑玄幻双料佳作!
2. 究竟是什么?让曾经的手足背叛逃离,又究竟是什么?让人在乱世中身怀温暖?
3. 交错于文中的热血战斗和悬疑剧情,暖意人情与离奇故事,是谁?将一一揭开谜题。又是谁?将一战到底!
 

目录

引子001

第  一  章 蜃有形007

第  二  章 沙海惑021

第  三  章 风云际036

第  四  章 家变起051

第  五  章 山有灵(一)068

第  六  章 山有灵(二)085

第  七  章 时空乱101

第  八  章 封印动117

第  九  章 夜迷离133

第  十  章 都市转144

第十一章 祸斗患162

第十二章 湘西行182

第十三章 落洞女199

第十四章 擒狙如217

尾 声234

作者简介

快刀:悬疑小说作者,今古故事专栏作家。本名邹洪涛,重庆人,在台湾地区、大陆出版小说12本,代表作《廪君遗骨》。

渔舟:玄幻小说作家。

下载地址

部分章节

 

1

现代化城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

国贸某间办公室,美式装修,简单却透着大气。羿鸣看了看时间,站起来,走到沙发后面,轻轻推开一扇不起眼的小门。里面的设计和外面的办公室大相径庭,完全中式的风格,一张一看就是老物件的长案上面供奉着香炉,唯一缺少的是列祖列宗的画像或者灵位。羿鸣没有去参拜,而是随便坐在了长案下面,两条长腿,就那么懒散地伸缩开,拿出手机,这时候手机铃声适时响起。

羿鸣脸上有些无奈,却严肃而神圣,“各位爷爷好,爸爸、叔父好。”

电话是几方连线,这是羿家的规矩,每到卯时必须开家庭会议,且是每一天的卯时。羿鸣是这一代的长子,家族所有的经济来源都是他供给的。关于羿家的传承他自己都不可考了,只是看到太爷爷二百多岁还在山里抓兔子,他自己每每很是无奈。

今天的电话会议持续的时间有些长,对于羿鸣来说有些无聊,他脑子里甚至在脑补助理已经开始给自己收拾办公桌的情景。

闵西子的确正在给羿鸣收拾办公桌。她来公司已经三年了,从来没见过老板从外面进来,但是老板每次都能准时出现在老板桌后,好像根本没出去过。她对他是好奇的,尤其是今天。每天的这个时候,他都应该坐在椅子上看着文件,一脸的苦大仇深;今天却毫无动静。闵西子不知道的是,羿鸣也在想同一个问题,电话会议不结束,他怎么出去,如果恰巧出去遇见闵西子汇报工作,内间的秘密岂不是就没了?透过墙上的视频,羿鸣明显看到了闵西子站在他的座位边沉思。

“羿鸣,羿鸣!”电话里明显恼怒的声音吓了羿鸣一跳。

“啊?!”

“啊什么啊。你太爷爷出关,你立马回家。”

“回家?”羿鸣明显吓了一跳,他已经将近十年没回去了。

“昨天我夜观天象,似有异动。你太爷爷着急出关,肯定有事。若后天下午不在家里,你知道后果。”

没等羿鸣反驳,电话被挂断。

羿鸣一脸的无奈,站起来,看了看视频中已经离开的闵西子和桌上还冒着热气的咖啡,觉得世界仍旧是美好的。他推开门,坐在了老板桌前。

“Tina,给我订张飞山城的机票。”羿鸣拿起内线电话,他想了一下,拿起手机,“西子,是我,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闵西子看着手机有点愣神,“明明在公司,为什么用手机,还换个号?装什么霸道总裁, 城会玩(网络用语:城里人真会玩)!”

闵西子敲门,门却自己开了。羿鸣已经收拾好,准备远行的样子,“西子,你送我去机场。”

车在路上行驶,北京的路难得地畅通。西子一脸的疑惑,惊疑不定地从后视镜看着闭着眼的羿鸣。

羿鸣没有睁眼,“别看了,叫你出来没什么交代的,你所有的工作照常进行,除了不用给我送咖啡,刚给你的号你存下,有必要的事儿就给我电话。”

闵西子想问什么是有必要的事儿,羿鸣没有给她机会,“有必要的事儿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闵西子往后看了一眼羿鸣,这次彻底闭上眼睛的羿鸣没有看到闵西子眼里不一样的光芒——眼神流转间,七色光彩一闪而过。

安心开车的男子好像有点感觉,他看了一下闵西子,但是闵西子也闭上了眼睛。

飞机平稳地降落在山城机场,羿鸣夹杂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走出机场。他看着不远处的建筑物,虽然有些陌生,但心里又隐隐有几分亲切。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平稳驶来,车门打开,一个穿着一身休闲装扮的年轻人从车上跳了下来,冲着羿鸣喊道:“大哥!”

这年轻人是羿鸣的三弟羿文,两兄弟有日子没见了。看着个头都快赶上自己的三弟,羿鸣心里泛起一阵温暖的感觉,伸出手去,亲昵地揉了揉三弟的脑袋,三弟作势想要躲开,却没有躲得开。

闵西子坐在办公室里,盯着窗外的云,“该来的果然来了,以为这么多年终于踏实平静,你果然还是喜欢折腾啊。”提示声响起,微信进来:“我在山城,如果有紧要的事儿,给我电话,我会安排人到山城机场接你。”

闵西子的眉头皱了下:山城,这么巧?

2

放下手机,羿鸣觉得有些疲倦。他闭上眼睛养了一会儿神,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二哥呢?怎么没来?”

车里一阵沉默,三弟羿文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过了好半天,他睁开眼,偏头朝三弟望去。

“二哥出了点事。”三弟一边开车一边回答道,言语之间有些闪烁。

“出了什么事?” 羿鸣心里一惊,追问道。

“你回家就知道了。”三弟说完这句话后就闭了嘴,一心一意地开车。

羿鸣感觉到三弟似乎不愿多说,也就不再追问,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在羿鸣的印象中,二弟羿泽绝对是一朵奇葩。他平时是个很沉闷的人,但却有两个爱好:养猫和旅行。而这两个爱好,又都可圈可点。

养猫,他只养从街头拣来的流浪猫;旅行,他只走旅行社不去的路线,而且总是搞得神秘兮兮的。每次出发前,他都要找羿鸣资助一些费用。资助费用也就罢了,他还会振振有词地告诉羿鸣一个理由,而那些理由竟然千篇一律,就俩字儿:“召唤。”

想去湘西了,就说祝由科在召唤他;想去桂林了,就说刘三姐在召唤他:反正各种不靠谱。有一次,他想去陕西了,居然说杨贵妃在召唤他!切,怎么不说秦始皇在召唤他!

想着想着,羿鸣抬起头来看了看窗外,发现车子竟然没有回城,而是朝着市郊驶去,便随口问道:“是回祖屋吗?”

三弟回过头,点头道:“嗯,老家伙们都在祖屋等着你呢。”

羿鸣又笑着拍打了一下三弟的脑袋,“三儿,你怎么说话也没大没小的了。”

“还不是跟你学的。”三弟笑了笑,低声嘟哝道。

车子行驶了近两个钟头,羿鸣终于看见了久别的祖屋。那是一座背靠大山的老院子,外观看上去有些老旧,建筑风格是明清四合院的格调,处处流露出一股沧桑的味道。

下了车,站在祖屋大门前,羿鸣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在祖屋门前立块碑,撰点文,基本就可以收门票了。

走进堂屋,羿鸣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马上反应过来,转着圈鞠了一遍躬,一边弯腰一边像在以往的家庭会议里那样打着招呼:“各位爷爷好,爸爸、叔父好。”

打完招呼,羿鸣看着堂屋里规规矩矩坐了一圈的各位表情严肃的长辈,心里有些犯嘀咕:“这是什么个情况?”

这时,坐在首位的二爷爷端起一旁八仙桌上的盖碗茶,“啧”地吮了一口,慢条斯理地开口说道:“羿鸣啊,这次是你太爷爷叫你回来的,既然回来了,有些事儿你得去办一办。这样,你先回屋休息休息,晚些时候你父亲再给你交代具体的事情。”

羿鸣点了点头,问道:“太爷爷呢?他不是出关了吗?怎么不见人啊。”

“你太爷爷进山抓兔子去了。好了,别问那么多,你先回屋去,吃过晚饭去我屋里,我们还有点事要商量。” 羿鸣的父亲朝着他挥了挥手,表情有些怪异。

一头雾水的羿鸣回到了自己屋里,推开屋门,一股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屋里的摆设和他十年前离开时没有多大变化,而且屋里显然是常常有人收拾着,几乎纤尘不染。

简单收拾了一下,羿鸣在屋里东摸摸、西看看,渐渐有了回家的感觉,看什么物件都觉得格外亲切。

记得以前,自己总觉得祖屋太老太旧,比不过城市里的高楼大厦。所以后来开公司赚钱之后,就在城里买了大房子,想接了全家人去住。

当时家里本来还是有反对的声音的,好在太爷爷比较开通,说道:“去住,为什么不住?咱们去城里住,祖屋也不能废了,平时找人拾掇着。在城里住烦了就回来,在这里住烦了又进城。两边都住。”

住着住着,老家伙们都习惯了两边住的生活。到了后来,他们竟然在家庭会议上告诉羿鸣说,祖屋虽好,但生活条件确实有些落后,应当适当地改造一下。

这样的合理要求,羿鸣自然是言听计从。于是,他安排人专程赶回山城,对祖屋进行了几次不惜血本的改造。现在,祖屋的外观依旧保持原状,屋里的装修装饰虽然没怎么动,但事实上,那些诸如WIFI呀、独立卫生间啊之类的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现代化玩意儿,祖屋里已经是一样都不缺了。

3

“喵——”

一声听上去有些怪异的猫叫声把羿鸣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他循声看去,发现一只又肥又丑的猫从门口溜了进来。那猫似乎并不怕人,它走进屋里,竟然仰头看了羿鸣一眼,然后轻盈地跳到屋子中央的小圆桌上,蜷起身,闭上眼,自顾自地打起了瞌睡。

羿鸣的目光一直跟随着那猫,盯着它的一举一动,直到猫打起了瞌睡,他才醒过神来,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嘟哝了一句:“这是什么鬼?多半是老二的破猫。”

话音刚落,三弟羿文出现在门口,他是来叫羿鸣去吃晚饭的。

晚饭的气氛十分融洽,羿鸣和长辈们东拉西扯地聊着家常话。羿鸣聊起自己在帝都做生意的那些事,老家伙们竟然颇有兴趣,顺着话题问这问那,羿鸣一一作答。中途,他几次想要询问二弟羿泽的事情,可每次话刚一出口,就被他父亲岔开。

好容易吃完饭,老家伙们又喝起茶来,羿鸣心里猫抓一样,却又不敢走开,只能陪着长辈们喝茶。那茶本是他们自家在山上种的新茶,一年也就只有那么几斤。羿鸣在帝都的时候,家里每年都给他寄半斤,他几次要求增加定量,却根本没人理他。可现在,那茶喝在他嘴里,却是什么滋味也没品出来,他的目光一直在父亲身上来回逡巡,可父亲却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

好容易等到两壶鲜开的山泉水喝干之后,父亲终于起身回屋去了。羿鸣见状,赶紧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

一走进父亲的屋子,父亲示意他将屋门掩上,这才说道:“前几天,羿泽突然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羿鸣有些不解。

但父亲根本就不理会他的疑惑,而是继续说道:“和他一起不见的,还有太爷爷的‘白泽图’。”

“白泽图?!就是太爷爷经常挂在嘴里,但我们却从来没有见过的破图?”羿鸣的表情有些古怪,他似笑非笑地小声说道:“老二小时候的夙愿终于实现了。”

“什么夙愿?”父亲喝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在琢磨,老二不见了和图不见了是一码事还是两码事。”羿鸣搪塞道。

“什么一码事两码事,那图就是他拿跑的。太爷爷发了话,点名要你回来,去把老二和图找回来。”

见父亲的口气一下子严厉起来,羿鸣不敢再触霉头,赶紧点了点头,“行!不过,我该去哪儿找老二啊?”

“要知道去哪儿找,还叫你干吗?!”父亲怒道,“好了,你回屋去准备一下,明天就出发。”

羿鸣懵里懵懂地走出父亲的屋子,愣愣地站在院子里,心里一个劲儿地嘀咕:“这叫什么事儿啊,就老二那家伙,粘上毛比猴儿还精灵,他要躲起来我上哪儿找去。”

突然,父亲的门“咯吱”一声开了条缝,随后一句话从门里飘了出来:“你把羿泽的那只肥猫带上,会有用的。”

肥猫!应该是下午在自己屋里看到的那只吧。羿鸣拔腿就朝自己屋里奔去,生怕走慢了,连那只猫也不见了。

推开屋门,羿鸣一眼就看见,那只肥猫依旧蜷在圆桌上,睡得不亦乐乎,心里不由松了一大口气。

“大哥,你回来了。”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羿鸣这才发现,三弟羿文从窗边的椅子上站了起来,看上去像是一直就在屋里等他。

“你坐啊,我好久没回家了,晚上咱俩兄弟好好聊聊。”羿鸣走到羿文身边,伸手想去揉他的脑袋。

羿文一偏头躲开羿鸣的手,抗议道:“大哥,你要是再揉我的脑袋,破坏我的发型,我就不告诉你,二哥去了什么地方!”

羿文的话一下子把羿鸣震住了,他缓缓地收回落空的手,一字一顿地问道:“三儿,你是说,你知道老二去了哪儿?”

羿文点了点头,反问道:“爸爸是不是叫你去找二哥?”

羿鸣点了点头,伸手指着羿文说道:“我说你这小子,既然知道你二哥的下落,直接告诉几个老家伙,让他们直接去找不就行了,也用不着大老远地把我给叫回来啊。”

羿文脸上露出一丝坏笑,“二哥说了,他的去向除了大哥,谁都不能说。”

“哦!那你赶紧说。”

4

“其实,二哥是和女朋友私奔了!”羿文一开口便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羿鸣张大了嘴,重复道:“私奔、私奔!你知道什么叫私奔吗?”

羿文点了点头,“二哥在城里找了个女朋友,老家伙们都不喜欢,他们俩就只能悄悄交往了。”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这次二哥的确是和她一起走的,但是我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私奔。”

“嗯,算你知道,继续说,拣重点说。”羿鸣打断三弟的话,不耐烦地催促道。

“上周我在城里新屋里住着,二哥和袁玥突然来了,袁玥就是二哥的那个女朋友。二哥一手牵着袁玥,一手抱着一只看上去很丑的肥猫。”说到这里,羿文朝着圆桌上指了指,“就是它。”

“二哥说,有个美女在召唤他时,他准备找到那个美女。我当时正在玩游戏,连头都没有抬,就随口说,你去吧,记得回来时给我带点当地的土特产。”

羿文的话说得羿鸣大点其头,“这就是你二哥,没错,继续说。”

“然后,我听到了袁玥的声音。她说,你二哥最近总是做同一个梦,梦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个美女在召唤他,他说什么也要去看看那个美女,我也要陪他去。”

“打住打住,你是说你二哥的女朋友要陪他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找一个莫须有的美女?”羿文的话让羿鸣有些犯晕。

“对。”羿文继续说道:“当时我也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儿,抬头看了看二哥和与他手牵手的袁玥,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二哥,你刚才说什么在召唤你?他们看着我惊愕的样子,异口同声告诉我说,我没有听错,二哥说有个美女在召唤他。”

“我当时就指着袁玥劝二哥,这么一个大美女天天陪着你,你还想其他女人,简直该拖出去枪毙十分钟,可二哥根本就不以为然。我又说袁玥,他去找美女耶,这你都能忍,还陪他去?你猜袁玥怎么说,她说这很正常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这俩活宝,还挺配的!”羿鸣终于忍不住打断羿文的话,吐槽了一句。“继续说。”

羿文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问二哥,那美女长得什么样,二哥竟然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种迷茫的表情,他说那美女住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楼阁里,身上的衣服鲜艳华丽,她有时在画画,有时在写字,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楼里走来走去,好像很无聊的样子;他还说,那美女的身形动作十分婀娜优雅,但他从来没有看清过她的样子,所以才决定去她住的地方找找看。”

 “后来我又问二哥知道去哪儿找那美女不,他说梦里的那地方他觉得很熟悉,印象很深,已经在网上查到,是一个叫沙海的小镇。”

“沙海?这是什么鬼地方,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羿鸣皱起了眉头。“后来呢?”

“后来二哥就托我帮她照顾‘麦芽糖’,就是那只肥猫。再后来我就接到袁玥的电话,她说二哥在沙海镇失踪了。然后老家伙们就把你给叫回来了,所以我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他们是叫你回来找二哥的。”

羿文讲完之后,羿鸣陷入沉思之中。过了好一会儿,羿鸣才开口问道:“现在袁玥还在沙海镇吗?”

羿文点了点头说:“她住在沙海镇一个旅社里,留了地址和电话给我。”

“好,你马上帮我订一张去沙海镇的票。对了,那地方通飞机吗?”羿鸣心里抱了一丁点希望。

羿文摇了摇头说:“还有,我不会订票。”

羿鸣瞪大了眼看着羿文,羿文心里有些发毛,怯生生地说:“真不会。”

羿鸣叹了口气,说:“我自己订,你联系一下袁玥,让她哪儿也别去,就在旅店里等我,我会马上赶过去。”

将羿文打发走后,羿鸣立马给闵西子发了条微信,让她在网上帮自己订一张第二天最早一班去沙海镇的火车票。十来分钟后,闵西子回复说票已订好,车站自取。

羿鸣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便上床躺了下来。是夜,他睡得很不踏实,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梦。

5

第二天,羿鸣早早地起了床,拎上行李就准备出门。这时,那只名叫“麦芽糖”的肥猫不知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一口叼住了他的裤脚。

看着脚下的小东西,羿鸣想起了父亲的话,他犹豫了片刻,在屋里翻了一个鞋盒子,将肥猫装上,塞进了行李包中。走出大门,羿文已经发动了车子在等着他了。

到了火车站,取了票后离发车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羿鸣在三弟的配合下,让“麦芽糖” 蒙混过关通过了火车站安检口,顺利地跟他一起上了火车。

火车慢慢地启动了,羿鸣打开行李包,将装着“麦芽糖”的鞋盒取了出来,放到座位下。随后,又摸出一包在车站小卖部买的卤牛肉,撕成小块儿,扔进盒子里。

忙完后,他便靠在座位上,打起盹儿来。

不知道眯了多久,羿鸣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火车正在通过一条隧道,车厢里的灯光朦胧昏暗。他动了动身子,脚不小心碰到了座位下的鞋盒,低头一看,鞋盒的盖子歪在一边,露出一条小缝。

羿鸣心里一惊,“麦芽糖”该不会跑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阴冷的凉风掠过羿鸣的后背,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回头看时,一个人影快速地从他身边掠过,沿着车厢里的通道朝前走去。

羿鸣望着那人的背影,怔了一怔,心里突然涌起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不由皱起了眉头。他想了想,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顿时醒悟过来,差点惊呼出口。

那背影像极了二弟羿泽,虽然羿鸣多年未见过二弟了,但他相信骨子里的血脉亲情,怎么也能一眼就认出来。

二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班火车上呢?羿鸣来不及仔细思量,下意识地从座位上弹起来,拔腿追了上去。

这时,那人仿佛感觉到了身后有人追来,骤然加快了脚步。羿鸣自然不会让他逃掉,干脆不顾形象地小跑起来。好在车厢里的大部分旅客都在睡觉,偶尔有几个醒着的,偏头看了看他,又事不关己地把目光转到别处。

很快,那人就跑到了两节车厢的连接处。正当他准备跨进下一节车厢时,脚下却一个踉跄,“砰——”地一声摔倒了。

羿鸣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那人身旁,正好赶上那人回过头来,面对面地与他四目相对。如果光看那张面孔,他绝对是羿泽!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奇怪,流露着绝望与惊恐。这样的表情,让羿鸣对眼前的人产生了一种极为陌生的感觉。

“二弟,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儿?”羿鸣试探着询问道。

半晌,那人都不回话。羿鸣满脸狐疑地望着他,嘴里又冒出一连串的问题:“你女朋友打电话说你不见了,到底怎么回事?太爷爷的白泽图,是你拿走的吗?”

可惜那人像是没有听到他的问话一般,根本就不回答,反而惊恐地盯着他,身子一个劲儿地往车门的角落里缩。

羿鸣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浓,他试探着朝那人走过去,“羿泽,你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你别过来!求你了!别过来!”那人突然声嘶力竭地冲着羿鸣吼了起来。羿鸣分明看到,那个人双眼中流露出的恐惧,越来越浓。

羿鸣急忙停住了脚步,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那个人蜷缩进车门角落里,身子瑟瑟发抖。他的目光看上去虽然很游移,但却一直没有离开羿鸣的左右。

羿鸣看着那个人,却总觉得他害怕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其他的什么东西,这个念头让他觉得脊背发凉。

难道身后有什么东西?羿鸣定了定神,鼓足勇气,缓缓地回过头,朝自己身后看去。

身后,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羿鸣松了口气,又回头看着那个人,尽量试着用很温和的语气对他说道:“羿泽,我是大哥啊,你别害怕,有什么事告诉我,咱们一块儿想办法解决。”

那个人的眼神似乎定住了,直勾勾地盯着羿鸣,一言不发。

羿鸣咽了一口口水,继续劝说道:“对了,你女朋友还在你们住过的那家旅店里等你,我带你去找她吧,等找到她咱们再一起回家,好不好?”

那个人听羿鸣说完这番话后,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的面部肌肉渐渐地舒缓开来,先前的恐惧仿佛被一片茫然所代替。

片刻之后,那个人慢慢地站了起来……

短评

  • cici 2016-05-31

    后羿的后代,喜欢里面的麦芽糖

  • Juju 2016-05-24

    第一次看玄幻,感觉写得挺好的

  • 京城的范儿 2016-05-27

    上古神兽出现在了现代都市生活,有意思

  • 不要找我拖地 2016-06-03

    故事情节有点新奇~~

  • Veni,Vedi,Vici 2016-06-02

    好看~~

笔记

友情链接